欢迎来到榆树环保在线

爱你爱到泪两行

发布 / 2020年05月21日 03:05

来自 / 榆树环保在线

“爱你爱到泪两行,哭湿枕头又何妨?……”这是王非律师的的彩铃声。

“喂!您好!哪位?”正在办公室埋首看卷的王非习惯性的问。

“我是昌兴法院的,我姓张,你代理的刘华东诉张艳艳离婚纠纷一案,现在通知你明天上午九点来我院四层42法庭领一下开庭传票。”说这话的是法院的一名女书记员。

可是还未等这名女书记员把话说完,王非就眉头一皱,插话说:“实在对不起,我明天上午没时间去啊,哦,对了,明天下午也没空。”

“那后天呢?”女书记员有点不高兴。

“后天吗?”王非想了想,“也没空哦,因为我要去外地,要下周一才回来。”

“你可真行,业务够忙的啊!那让你的当事人来领吧。”女书记员的话里有点讽刺的味道。

“当事人啊?我们前几天刚见过面,但他告诉我,他最近也去外地了。”王非继续解释。

“你们都这么忙,干脆撤诉得了,还打什么官司,离什么婚啊。”女书记员真的生气了。

“哎!别这么说啊。这样吧,你能先告诉我开庭时间吗?或者把开庭传票邮寄给我,我就是在天涯海角也会赶来开庭的,这一点请你放心。”王非不急不忙地说。

“唉!那好吧,你们的案子定在5月2 日下午2点在本院42法庭开庭,传票我会邮寄给你的,如果届时不能够准时出庭,我们将依法缺席审判。”女书记员气得一说完便撂下了。

王非挂断,摇了摇头,随后便有同事打趣道,“王律,你这是在哪里的天涯海角啊?瞧你这慌扯的。”

王非“嘿嘿嘿”一声冷笑,随后便抱怨开来,“唉!兄弟们!你们说说,现在的法官老爷们,真是不体谅我们做律师的啊,他们也不想想,我们离他们法院有多远,就一张传票的事,还非让我们律师亲自去领。可他们不知道,我们跑一趟法院,一个来回得200多公里呢,若开车去,光烧油钱就得一百五十多块,这还不算高速费、车辆磨损费,最主要的是耽误功夫,可就为了领一张传票,这代价也忑太大了点吧。这要是倒腾公交车去啊,非得三四个小时才到不可。明明告诉一声或邮寄过来就可以了,可他们总拿什么程序说话,还以办公经费紧张为由不给邮寄,你们说说,现在的法院吝啬到什么地步!又腐败到什么程度了!”

“呵呵呵!明明是你在拖奸耍滑,不肯去,还赖人家。”同事中有反对的。

但也有同意王非观点的:“说的好,送达法律文书本来就是他们的义务,让他们邮寄送达,这也是法律准许的,有何不妥呢!如果我们什么话都听法官的,都顺着他们,我们将做出多少无谓的牺牲啊。记住了,以后就这么办。”这是律师事务所的刘副主任在发言。

律师面对这样的事情说点慌,其实再平常不过了。

(二)

“爱你爱到泪两行,哭湿枕头又何妨?……”王非的彩铃声再次响起。

“喂!哪位?”正在棋牌室与人打麻将的王非没好气地接起了。

“我是海平区法院执行局的李法官,通知你明天上午九点来我院执行局一趟,你代理执行的一笔案款到位了,可以来领了。”

李法官的话,让王非很是高兴——拿钱,多远都去。李法官又说:“你是老律师了,这个领款手续你知道该怎么办,不需要我交代了吧?”

“哦,知道,知道,不劳你大驾了,只需带上公司的空白收款收据是吧,其他的代理手续我之前已经交过的。”王非还是确认了一下领款的手续。

“嗯。是的,就这样。”说完,李法官便挂断了。

听完的王非再也无心打牌,便推脱有事,想走,可牌友不干,“别走啊,你走了,我们三缺一,这牌咋玩呢。再说了,想走也可以,输给我的钱你得给我们呀。”

王非无奈,只好掏净了身上全部的钱,“他妈的,点背死了,你们看,我带来的这一万元,就剩不到五百了。”

“点背?那得找老天爷算帐去啊!”牌友才不管他输了多少钱呢。

出了棋牌室的王非直奔一家印章刻制窝点,花了一百五十元刻制了一枚财务专用章。

第二天,九点整,王律师准时见到了李法官。随后便办完了全部领款手续,顺利地拿到了一张20万元的转帐支票,这是其作为东升玻璃制品公司的法律顾问,代理这家公司向江城建筑工程公司追回的货款。

“妈的,太不容易了。”拿到支票的王非前看后看,上看下看了一番,然后兴奋地飞吻了一下支票。

“老婆,你在公司吗?”在确认自己的老婆赵云正在公司后,王非挂断,便开车来到了妻子开办的富强商贸公司。

赵云正在办公室里跟客户打,王律师便没有说话,一屁股坐进了沙发里,翘起二郎腿,点了支香烟,吞云吐雾起来。

“呛死了。”赵云嗔怪道。

“好,好,好,不抽了。”王非说完便掐灭了香烟,然后从公文包里拿出一张支票,“把这张支票背书一下,三天后我来取钱。”

赵云接过支票看了看,随即问道,“这是什么钱呀?”

王非说,“这是我为我一个当事人追回来的货款。刚从法院领回来的。”

“那干吗还背书啊,你怎么没交给人家呢?赵云不解。

“你有所不知,这个客户还欠我不少代理费呢。我必须给他扣下来。”王非的解释打消了赵云的疑虑。

“哦,你这是风险代理的案子呀。”

“对啊。”王非一把抱住赵云,并亲吻了一下赵云的脸蛋,恰好被进来的公司会计小马看见了,赵云有些脸红,小马很懂事,呵呵一笑说“我什么也没看见。”便转身要走。

“哎!你等等。”赵云叫住了她,把支票交给了她,“把这张支票背书后存一下。到帐后,把钱全部取出来”。

小马领命拿着支票去了财务室。

(三)

“爱你爱到泪两行,哭湿枕头又何妨?……”王律师的又响了。

“哦!张总啊!你好啊!”王非显得很开心,拿着走出了赵云的办公室。

“王律师,我们公司诉江城建筑工程公司的钱要回来了没有?”张总很是急切地问,“我们公司最近资金周转很是困难,急需资金啊。”

“张总啊,你这打的真是时候,我也正要找你呢,法院昨天已经通知我了,说执行回了十万元,让我明天去领呢。”

“啊!才十万呀。杯水车薪哦!王律师,你得再抓点紧,努努力,快点将我们的200万元货款追回来啊。我知道你很负,为了这个案子你付出了很多,这个我都看在眼里的。你大可放心,我们承诺你的代理费会一分不少的给你的。”

“好的,谢谢!王总!我会的。三天后我先把到帐的10万元货款给您打过去,其余的钱,法官说了,对方会尽快给的,但你必须给我一张加盖你们公司财务专用章的收据给我啊,我好去领款。”

“好,这个你跟我公司的会计小孙联系吧。一切拜托你了。”

“你明明拿回来20万元,为什么说只拿回10万呢?”赵云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了王非的身后,她听到了王非和张总的谈话。

王非吓了一跳,但瞎话也是张口就来,“老婆啊,我不是跟你说了吗?这个案子是风险代理的,只有拿回钱来,才能拿到我的律师费啊。另外,我之所以那么说,是有用意的,我想分两次给他,得让他看到我的工作成效啊。这样的话,张总才会觉得我的办事能力强,才会更加信任我的。再说了,就算其他的钱拿不回来,这剩余的十万块正好也可以做我的律师费啊。为了他这个案子,妈的,你可不知道,我跑了多少腿,费了多少口舌,可这些个奸商,只要结果,才不管你努力的过程呢。”

对于王非的解释,赵云没说什么,只说:“好老公,你辛苦了。走,想吃点啥?回家我给你做。”说完,便不顾有人没人,在王非的左脸颊上亲了一口,算是回敬他了。

“今天我们不回家吃了。我们去吃福满楼,那里正搞开业酬宾活动。”王非拉着赵云高兴地出了公司,直奔福满楼。

时间过的飞快,一晃三个月过去了,这天,王非的又响了,又是李法官打来的,“你小子,运气不错啊,这回没用我们采取任何执行措施,人家江城建筑工程公司就把剩余的180万元货款全部给齐了。另外,还主动交纳了滞纳金10万元。这样啊,你明天再带张收据过来,把钱拿走吧。”说完,便挂断了。

王非接完后,挥舞着拳头,跳了起来。

这次领款更加顺利,因为他已经从张总那里拿到了一张空白的真章收据。然后,如法炮制,通过赵云的公司又套取了190万元现金。

可是,王非在接下来近三年的时间里,却与张总挤起了牙膏——因为他只陆陆续续地返还给张总不到一百万元。张总不明就里,没次见了王非都会痛骂一顿当今社会上的某些人道德沦丧、缺乏诚信。

(四)

“爱你爱到泪两行,哭湿枕头又何妨?……”王非的彩玲再次响起。

正在情人小玉儿身上挥汗如雨做着“俯卧撑”的王非第一次觉得这个铃声甚是讨厌,却也无可奈何。只好翻下身来,抓起,厉声问道,“喂!你谁呀?”

“是王非,王律师吗?”

“是的。”

“我是海平区公安分局的,我们这里有个嫌疑人指名道姓的要委托你做他的辩护律师。他们家属也来了,你看你能不能抓紧过来一趟,办个委托手续。”

“怎么找我呀?”

“因为你大名鼎鼎啊!”

“嘿!”一听这话,王非心里很舒坦,便一口应了下来,“好吧,我随后就到。”

“老公!你真棒!”小玉儿也大致明白了是怎么回事,甜腻腻地夸赞起王非来。

王非放下,忽然没了心思继续做爱下去,便亲了几口小玉儿,说:“亲爱的,没办法,人怕出名,猪怕壮啊,谁叫俺名声在外呢。我得走了。”

“去吧,我等你回来。”

王非去卫生间冲了冲身体。

一到海平区公安分局,王非就直奔刚才里约好的科室。可是他这一进去,坏了,立马就被两个警察给拷上了手拷,这一举动,令王非大吃一惊,“喂!喂!喂!怎么个情况啊?你们开什么玩笑呢?这个是能随便带的吗?”

“王律师,我们没给你开玩笑。你先请这边坐。”其中一个警察严肃而又礼貌地指引王律师在椅子上坐下。

“你知道我们为什么叫你来吗?”

“不是说有个嫌疑人要委托我做他的辩护律师吗?”王非真的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。

“哎吆!你还真以为自己有多了不起啊?!告诉你吧,这只是我们请你到这里来的一个小手段而已,当然了,这应该就是你们做律师的口中常说的‘钓鱼执法’吧?今天我们就钓一回鱼了,你能咋地?”

“你!你!你们,究竟为何抓我呀,我犯什么法了,你们要是不说个所以然来,我告诉你们,我绝对不是吃素的。”王非真的生气了,咆哮如雷。

“先别急!不明白是吧,好吧,给你提个醒。张总的执行款是怎么回事,你总该清楚吧。”

“张总的执行款,张总的执行款……”反复念叨这句话的时候,王非的额头早已岑出汗来。其心理则反复念叨着,“完了,完了,完了完了完了,看来东窗事发了。”他一下子便软了下来。

“看你的表情,我们就知道你是懂事的人,说说吧。”

“我说什么呀,你们不是什么都知道了吗?”王非试图抗拒。

“还想耍嘴皮子是吧,我们知道你是个律师,能言善辩,但是请收起你这一套,你那一套在我们这里不好使,唯有老实交代,才是你唯一的出路。听清楚了没有。”其中一名警察厉声喝道。

沉默,死一般的沉默。不在沉默中爆发,便在沉默中灭亡。

王非不想等死,便交代了起来,“我是拿了王总的钱,没有及时返还给他,你们是不是就为这事,可这也不至于构成犯罪啊?”

“不构成犯罪?!看来你的刑法没学到家啊。现在我明确告诉你吧,你已经涉嫌伪造公司印章罪、诈骗罪、侵占罪被我们刑事拘留了,这是刑事拘留通知书,你签字吧。”

王非有所预料,但他没想到,自己会涉嫌这么多罪名。又一听说,让其在刑事拘留通知书上签字,立马就急眼了,咆哮着说“胡说八道,我怎么伪造公司印章了,我怎么诈骗,又怎么侵占了,我这事顶多是个民事纠纷嘛!”

(五)

原来,事情还要从半个月前的一个说起。这天,张总突然接到一个,是江城建筑工程公司的钱总打来的,钱总一上来就开始寒暄,说:“张总啊,最近生意怎么样啊?发财了吧?得请喝酒啊……我公司又承建了一个建筑工程,还得用你公司的货呀。你看我们能不能见个面谈谈好吗?”

一听说是江城建筑工程公司的钱总,张总就气不打一处来,立刻骂道,“你丫的,还好意思打给我,你知道吗?由于你们长期拖欠我公司货款,导致我们资金周转不灵,差点倒闭了,你知道吗?”

“什么?不至于吧,当年你们一起诉,我们不就迅速和解了吗?然后我们在不到三个月的时间内就把210万元钱全给你们了啊,你老兄,不会连那三个月都没抗住吧?呵呵!”

“什么?”张总有些吃惊,“什么三个月不到啊,现在都已经三年多了,你们也没给到我一百万啊。”

共 809 字 2 页 转到页 【编者按】作者的这一篇小说,比较的贴近现实生活,虽然小说中描绘的事件,让我们感觉到颇为触目惊心,但是,其中所呈现出来的关于情感的思索,关于欲望,以及自我想法推及到别人身上的一些代入,都让我们可以借鉴到很多的东西。此外,就是小说中的语言表述了,篇幅不少的人物对话,很好的把事件的发展过程交代的简洁而紧凑,读来比较的流畅,也有助于人物形态的塑造,即便是对于小说中情节的一些转变,也有着不弱的辅助作用。。——履泽。

1楼文友:201 - 01:24: 7 话说,这篇作品是我昨晚上拉进中的。不过,我白天不的哈,所以,就只能是等到晚上的时间才放出来了。见谅。。

回复1楼文友:201 - 01: 0: 8 原来如此!我本想改动几处的。算了。就这样吧。你辛苦了。

回复1楼文友:201 - 01: 0:44 原来如此!我本想改动几处的。算了。就这样吧。你辛苦了。

玉林鸡骨草怎么吃
心肌缺血吃什么比较好
跌打损伤应该怎么处理